独步小说网免费提供枭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独步小说网
独步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破天武神 吸血君王 练级狂人 撕裂乾坤 武动苍冥 玄天至尊 通天主宰 傲世武皇 武控天下 帝道至尊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独步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作者:jojo2002125 书号:20400  时间:2022/8/6  字数:4237 
上一章   第五章 嘣嘣直响(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老者讲完还下了几点热泪,年轻人听完也是目含泪光。“哎,算啦,这年头就是人死王八活。”

  正在这时,城墙上一阵锣响,赶集的人们都往城墙处瞅去,只见一个穿着护国军军服的人,手里拿着锣大力的敲着,他敲了一阵便高喊:“老少爷们听了啊!皇军有重要的事要发布。”这时几个日本兵架着。

  几个着身子的女人上了城墙。这些女人反绑着双手,耷拉着脑袋,也看不出个死活。日本兵在她们脖子套上手指细的麻绳,麻绳的另一端绑在城墙上。

  麻绳套好日本兵抬起她们,把她们抛下了城墙。这几个女人就这样被挂在城墙上,她们扭动了几下便不动了,赶集的人群一阵动,这时又从城门中开出一队日本兵,端着对着赶集的人群。

  “老少爷们!你们都看见了吧!”站在城墙上的护国军喊:“她们是什么,你们知道么!”他有喊:“她们是土八路!”“前儿晚巴晌,侦缉队的王三拐,王大队长,就是被她们几个杀死了!”人群又是一阵动,不少人竟面喜

  “经过俺们皇军的审讯,她们都招了供,今个皇军就在这把她们处决了!”护国军那人清了清嗓子又喊:“为啥在这处决呢!这一是让鲁南城的老少爷们都看看,皇军对待不安分守纪的人是个啥手段!二呢,是让大家认认有没有认识她们的,把她们家里情况通报给皇军,那是大大的有赏啊!”跟年轻人聊天的老者,眯着眼睛使劲往城墙上吊着的女人脸上瞅,瞅了几眼显然是看清了,立即往地上啐了一口:“这不是添香苑的窑姐么,什么他妈的八路啊!俺说怎么这俩天没见添香苑的窑姐在街面上招摇,原来都被日本鬼子给去了!日本鬼子可真能整,用这法子埋汰八路!”

  老者说完正又要跟年轻人聊上几句,讲讲这添香苑到底是个什么所在,可转眼一看年轻人已不知去向。

  年轻人这时已挤出人群,他拉低了毡帽,心中不断的埋怨自己,都怪自己当时走的匆忙,没留下铁枭帮的记号,才让这事落到几个女的头上,地下老爷子要是有知非得把鼻子气歪了不可。

  想到这他又回头瞅了一眼城墙上凌铁枭的尸身,心中道:“爹,儿不孝啊,今晚必然请回您老的尸身!”正想到此处,突然撞在一个人身上。

  他下盘功夫不弱,寻常人被他这么撞上至少也得摔出老远,可被撞的这个人竟然还稳稳的站在那里。年轻人心生警觉,两手扣住藏在袖筒里的两把,头也没抬。“嘿,年轻人忙忙活活的,咋走路不加些小心!”

  那人一边口一边说道,年轻人这才抬头,见身前站着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那人头戴礼帽,穿着一身灰布长袍,脸上带着一副眼镜,看模样文质彬彬,倒像是一个教书先生。教书先生模样的人,见年轻人只是抬头看着自己。

  也不见他道歉,叹了口气摇头说:“现在的年轻人啊!”说完又看了看年轻人筐中地瓜,笑了笑说:“红薯!多少钱啊,俺挑一挑买它几个!”伸手要挑筐里的地瓜。

  年轻人刚想说不买,不想中年人奔地瓜去的手,突然一翻,在年轻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已然扣住了他的命门。

  年轻人心叫不好,从那人的身手和力道来看,比自己的擒拿功夫要高上许多,真要是自己妄动恐怕很可能命丧他手,那人见制住了他,也不发难,小声对年轻人说道:“跟俺来!”

  说完冲他笑了笑,拽着年轻人往一条幽深的胡同走去。年轻人被带到胡同尽头一个僻静的院落,中年人关上院门之后便松开了手。中年人对年轻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老弟,屋中聊聊如何?”

  年轻人见他并没什么恶意,自己手中还有两把快,也想看看这人的用意,用胳膊肘挑起门上的棉门帘,大步走入屋中。***

  屋子中的摆设算是精致,屋里摆放着一溜书柜,屋子正中一个大个的茶几,左右放着两把靠椅。书柜看着像是干隆时的物件,茶几和椅子也是真正的红木打造,看来这中年人家中倒是殷实。

  “请坐!”中年人随着年轻人走了进来让道,年轻人也不客气,着袖子一股坐在椅子上。中年人摇头笑了笑:“老弟,是否在怀疑俺的身份?”年轻人抬眼瞅了他一眼,并没吱声。

  “老弟,俺与你父可是有些情,只是你久在外乡不知道罢了!”年轻人嘿嘿一笑:“俺爹是俺们那十里八乡有名的炉匠,走乡攒屯的倒是有不少人认识。”

  “哦,你老父亲难道真是个炉匠?”“那还有假,俺爹从小就要教俺这门手艺,可俺不想学,那东西不了几个钱。”中年人又是摇了摇头:“老弟,你可是姓凌?”年轻人心头一颤。

  心想:“我的身份就连帮中之人都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的?难道是在诈我?”忙接口说:“俺可不姓凌,俺姓林,双木林。”中年人听完这话双眼一立,把手往红木茶几上一拍,喝道:“凌瀚霆!难道你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么!

  你父亲惨死于酋之手,俺以为你回到鲁南,是来为你父报这血海深仇!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畏首畏尾?连自己的腕儿都不敢报出来,想不到凌铁枭竟会生出这么个忤逆的儿子!”

  年轻人听他一喝心头一震,一股怒火直冲顶梁,暴喝了一声:“你放!”立即出袖中藏着的两把快,黑口指向了中年人。中年人脸上并没有惊恐的表情。

  只是慢慢的用手扒拉开两只冲着自己的口。他把语气转柔说:“凌老弟啊,俺既然知道你的名字,你又何必对俺亮家伙呢。”

  他见年轻人还是没有放下的意思,笑了笑又说道:“凌瀚霆,民国九年生人,家中独子,其父凌铁枭为三省盛名极巨的大贼。自从此子降生,便被其父送到奉天附近的林家店,与林姓夫妇寄养,对外称其姓林。

  其间凌铁枭每年必会秘密到林家店,传授其子家传武功。民国二十四年,奉天国立高小毕业,入昭和洋行做伙计,后因不日本掌柜克扣中国伙计工资,把其打的重伤后潜逃。”

  中年人看了年轻人一眼说:“如何,俺说的可都正确?”这时年轻人额角淌下一滴汗来,心中想:“怎么这件事他这么清楚?”

  “你是否在想,俺怎么这么清楚这件事?你来了这么半天,俺还没自我介绍一下。”说罢中年人,站起身来面色郑重的对年轻人自我介绍道:“俺叫洪恪儒,保定府生人,原来在国民政府,现在是鲁南军统局特派员。

  在寇入侵之前,俺一直负责鲁南及周边的治安情报的收集,对你身世如此明解也是俺多年调查的结果。凌老弟?”说着伸出手来。

  这时年轻人慢慢把间,眼神中是疑惑,他开口问到:“为啥要调查我?”这次他用的已然不是半的鲁南方言。

  而是起了一口东北话。洪恪儒从兜中掏出一盒老刀出一支递给凌瀚霆,被凌瀚霆回绝。

  洪恪儒把烟放到自己嘴里,点燃了一口:“并非是要调查你,而是调查你的父亲。俺想你父亲把你送人寄养,原因你应该知道吧!”

  凌瀚霆想了想回答:“可能是怕绿林道上的仇家上门,断了凌家香火吧!”

  洪恪儒又了口烟,笑着说:“绿林道上的仇家?嘿嘿,凌老弟,你太低估你父了!这几省之内的绿林,有几个不要命的,敢跟你父为仇啊!”洪恪儒说完见凌瀚霆脸的不解。

  接着说:“你父怕的不是江湖绿林,怕的是官面上的。你可知在你出生前,你父曾做一笔大案?”凌瀚霆摇了摇头:“我爹倒是从来不跟我说,他在绿林中的事。”“那笔案子在民国初时,还真是轰动一时。

  当时你父劫了一个势头正旺的军阀的军饷,险些闹的那个军阀手底下的部队兵变。起初军阀多方查证,也没找出是谁干的。过了两年才稍稍有些眉目,可风水轮转,没等他查出是你父所为,就被别的军阀给赶下台了。”凌瀚霆嘿嘿一笑:“那我爹倒是逃过一劫。”

  洪恪儒又是笑了笑:“这劫么,逃是逃不过的。”“哦?难道这个军阀来寻仇了?”“那个军阀被赶下台后,没几年就郁郁而死了。”凌瀚霆一听人死了又问:“那是怎么个劫?”

  洪恪儒抬起脚,把烟头在鞋底抿灭接着说:“军阀是死了,可这军阀的儿子却混进了南京,在仕途上凭着老子的一点威望,混的也倒是风生水起。等他在南京站稳了扎了,就想完成他老子遗愿。”

  “啥遗愿?”“这一么,就是报他被人赶下台的仇。二便是,抓劫军饷的人!”洪恪儒顿了顿,看了一眼凌瀚霆:“当时老弟你还没出生,就在你出生的前一年,发生了一件轰动一时的灭门惨案。”

  洪恪儒又顿了顿接着说:“当时一个赋闲在家养老的军阀,门二十口人一夜就被杀的干干净净,没留下一个活口,就连那军阀刚一岁的小孙女,都被摔死在墙上。”

  凌瀚霆听了一皱眉:“下手够狠的!难道被灭门的就是把那个军阀赶下台的人?怎么没人去管?”

  洪恪儒听了点点头:“正是他!管?一个过了气的人物,谁会去管他的死活?被灭了门也只不过,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俺想你父当时也听见到了这个消息,才在你出生之时就寄养出去。”

  “可那人不也没找上我爹么?”洪恪儒听了哼了一声:“没找上?你说俺调查你父到底为了啥?”

  凌瀚霆一听,心头一紧,又准备摸。洪恪儒忙摆手笑道:“凌老弟,也是闯多年的人,怎么这么紧张啊!等我把话说完。”凌瀚霆收回了手。

  但暗运内功随时做好动手的准备。洪恪儒见了也不说破,继续往下讲到:“当时,那人找到俺的上司,说要找几个可靠的人,来秘密调查鲁南一带的惯匪。

  俺便被派到鲁南,这一派就是十几年啊!俺们多方调查,这几年才把鲁南地面上的惯匪悉数摸清。”

  说到这洪恪儒重叹了口气:“可惜时运人啊!本该大功告成之际,却赶上了军攻打这鲁州省,汇报之事就此搁置。”凌瀚霆嘿嘿一笑接道:“那俺爹岂不是又躲过一劫。”

  洪恪儒叹了口气:“哎!造物人啊!凌老英雄虽是国的要犯,却也是为国而死。”凌瀚霆听罢一皱眉,心中想爹在世之时,最是讨厌做这朝廷的鹰犬,咋临了,却是为了什么狗国死的?便问:“此话怎讲?”

  洪恪儒又叹了口气:“凌老英雄之死,俺也有几分责任。军攻下鲁南之后,上级便让俺潜伏此地,做些敌后工作。俺贸然找到凌老英雄,起先老英雄对俺很是不齿,闭门不见,后来俺夜闯铁枭帮,见到凌老英雄,说起抗之事。本想老英雄是不愿趟这浑水,才不愿见俺。

  不成想老英雄一听此事,马上答应共谋抗之事,后来便服从俺们安排,时常对军发起突袭,到是斩获不少。可惜最后被鬼难拿…”说到此处洪恪儒长叹一声,眼中微微含泪。

  凌瀚霆一听只觉得火往上撞,伸手在条案上重重一击,牙咬的嘎嘣嘣直响。【全书完】
上一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枭无弹窗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枭》情节跌宕起伏,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独步小说网免费提供枭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本站最新最快更新枭的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